大乐透复式票 大乐透复式票 福建福彩快3开奖 贵州快3和值走势图表 时时彩后二6码 后2万能6码 大学卖电话卡赚钱吗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 手机棋牌 下载天天棋牌 老快3遗漏是什么意思 万和娱乐怎么玩不了呢
 
 
  毓峋谈父亲溥佐:他给了我们最大的自由发展空间
 
  [毓峋]: 今年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,一是为了纪念我父亲的诞辰,二是为了弘扬中国传统文化,我?#20146;?#22791;今年8月26日在天津美术馆举办“纪念溥佐先生诞辰百年师生书画展”。展览汇集了70余名画家的100余幅精品佳作。画展的学术性很强,能够全面地展现出溥佐先生的艺术与传承。 我父亲从2001年9月逝世到现在一?#25105;?#26377;18个年头了。18年过的很快,到今年2018年,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。今天我们几位来到天津美术网开一个小型的座谈会,谈谈我父亲的绘画轶事还有在生活、教学等方面的情况,希望能够多给大家提供一些溥佐先生的一些趣闻和资料。溥佐在天津市是家喻户晓的人物,基本上大家都比较了解他,但是详细的情况不见得知道的很清楚,我们就来通过...[详细内容]
 
  毓岳:爱新觉罗画派的马重神韵 显龙马精神
 
  [毓岳]:我从小其实就特别?#19981;?#30011;画,但是我父亲认为我很浮躁,毕竟年纪比较小,然后就让先从画竹子开?#20339;?#20064;,然后就是画马。老爷子的特色就是马和竹子,这一张画面中什么题材都有,我就什么都想画,后来老爷子带我们去?#26412;?#25308;望关松房先生,学习画松树。他也是溥雪斋大爷组建的松风画会时的老年辈,当时关松房先生就给我们画了一颗松树。先生问我见过龙形么?我说见过呀,那画松树就要把龙腾的形变化成松树的形态,龙的气势,转化为松树的气势,并当即挥毫为我画了棵劲松。松针是破笔(开花笔)方法画成的,枝子、树干、树叶老辣,笔触苍劲有力。松树针一挥而就,整体树形果然如腾龙一般,气势震撼,破笔松针效果真好。父亲看罢连连说好...[详细内容]
 
  赵毅:溥佐先生集书卷气、庙堂气、?#36824;?#27668;于一身
 
  [赵毅]:我认识溥佐先生是在60年的时候,在一宫有一个工人国画创作组,我当时才17岁,主要工作就是做一些杂工,帮助这些老先生在那进行教学。我总是挨着溥先生坐着,后来溥先生就?#30340;?#21644;我回家去学吧,就那么着就给我领到家里去了。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福报。因为就现在来说,自己有了一点点小成绩,也都是溥先生赐予我的,要不然也没有我的今天。溥先生教我的时候,也就是我学徒的那个时候,特别培养我用?#35270;?#22696;,非常注重基本功。另外就是告诉我们学画要多读书,要画?#29943;?#35201;提高造型能力。当时我太小,不懂这些。但是我还是照着这方面去努力,后来听了老师的话,才画的有些意思了。但是现在和老师的作品来比,还是望尘莫及,还是赶不上...[详细内容]
 
  戴世隆:溥佐先生人品画品都在画里是多年的修养
 
  [戴世隆]: 当时学校也是为了传承?#22270;?#25215;中国画,而且当时还没有研究生这个称号,相当于现在的研究生。当时我也是有幸当了溥先生的助教,在我看来,溥先生在教学过程当中非常的认真,使学生们如沐春风。溥先生其实不善言谈,就这样学生们也非常?#19981;?#19978;溥先生的课,都在等着盼着。溥先生在教学方面用引导和启发式的方法,特别讲究基本功,讲究传承。从最基本方面讲起,比如说引导,就是这个同学逐渐有了兴趣,画的好了,他就在上面给你修修改改,给你填补一些东西。学生呢,也非常高兴,所以呢都盼着溥老师上课。溥老师还在家里备课。有一?#20301;?#20102;四匹小马,非常用心,拿到教室里来,我们给画镶到镜框里面,然后进行临摹。我有个同学也非常爱画马...[详细内容]
 
  张明光:溥佐先生是松风画会中的杰出人物
 
  [张明光]: 我觉得这次我们纪念溥佐先生诞辰100周年的活动非常好。我们这些师辈都是从民国时期走过来的,熟读历史就知道,爱新觉罗是皇族,被驱逐紫禁?#19988;?#21518;,这种地位在当时是非常低的。当?#21271;?#26041;有两个大的画派,一个是松风画会,一个是湖社画会。松风画会刚才几位老师也都谈了,受到了郎世宁这种西方画家的影响,包括工艺、结构和解剖学。比如说画马,那种解剖是非常?#32454;?#30340;,是非常准确的,虽然是用?#36824;?#30011;的,但是不是郎世宁画的那种油画式的国画,这是有本?#26159;?#21035;的。郎世宁一辈子也没画过一幅真正的中国画,而载瀛先生那时候就借用了西方绘画的解剖,光影的原理,画的中国画的马,非常棒。我们从珍贵的历史照片中就能看到,后来湖社...[详细内容]
 
  毓岳谈溥佐生前二三事:乐观主义的父亲
 
  [毓岳]: 父亲年轻时在东北读书之余,不仅博览了许多古代名画,还临摹了不少宋元真迹,更有趣的事经常去御膳?#31354;?#21507;的,也特别?#19981;?#30475;,御厨们都认识这位?#23454;埽?#26377;时候也教他几?#26657;?#36825;几招平民百?#23637;?#26085;子还真用的上了。当年美术学院请溥雪斋大爷来津讲学,大爷到我们家吃饭,父亲亲自掌勺的,“软炸里脊”上油锅先微火炸一遍,捞出后,大火再炸一遍,米是当时过年才供应的稻米,?#20154;?#29038;后再上锅蒸,另外炒?#29238;?#32032;菜,把雪斋大爷吃美了连连称赞,?#35828;?#30340;厨艺估计是从东北长?#21644;?#26469;的。老爷子是个公认的美食家,哪个大饭店酒楼什么的开业总是请他品尝,也常常带着我们出去吃饭,哪个菜好吃就请厨师介绍菜品,烹饪方法,还让我们?#20146;。?#22238;家以后试炒...[详细内容]
 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溥佐作品
 
天津美术网  关于我们  艺术顾问  联系我们  投稿方式  ?#35748;?#30005;话:022-58656065  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ICP备12003044号-2